[火凤燎原] [Xunyu + Jia Xu + Guo Jia]隋han的三个朋友

第1章

火峰辽源

迅宇,贾旭,郭佳

隋han的三个朋友

一个

大雪飘落,地面和屋檐上积聚了一层厚厚的雪花,新的雪花落在上面,听不到声音。

贾旭与带头进入X宅的仆人走到屋檐下,但他的目光注视着院子里的竹子。每当他来到这里时,他都会有意无意地看着院子里的花草树木,这已成为他的习惯。但是实际上,院子里没有种奇怪的花草树木。就是一片绿竹,两棵绿松树,几棵白梅树。

竹子间有一条小路,横过院子的中心一直延伸到X瑜的书房。贾旭不喜欢长途跋涉,经常沿着小路走。但是此刻大雪,所以当仆人经过小路口时,他甚至没有看就直走,显然不希望客人被白雪覆盖。贾旭在那儿停了下来,然后转身踩在冰雪覆盖的小路上。

“贾大师……?”

当仆人发现身后的客人不见了时,雪地上已经有一连串的足迹。贾旭走到竹子中间,忍不住停了下来。两侧的竹节在头顶上方交错排列。黑暗中的人们会觉得暴露在天空下的白雪特别耀眼。

微风伴着雪花落在竹叶上,微微沙沙作响。贾旭专心地听着,搜寻竹子之间的缝隙。但是,除了竹根上堆着的白雪和雪上稀疏的叶子以外,那里什么也没有。

两个

“郭佳”。

“ ...郭佳?”

贾旭站在竹丛中的一条石路上,弯下腰,透过竹子的缝隙望着深处。斑驳的竹叶阴影遍布整个地面,他被全身覆盖。当风吹起时,阴影摇曳,使人们难以看见竹灌木丛后面的运动。

“如果你不出来,我会进去接你的!”

Jia Xu清了清嗓子,故意踩在马路旁的泥土上。他缓慢地向前走,但眼睛注视着右边茂密的竹丛。果然,只经过了五六步,一小撮阴影就在竹丛后面摇摆了。

贾旭停下脚步,发现在竹灌木丛旁躺着许多去皮的竹壳。他爬到另一端,然后又放开脚步。

火凤燎原郭嘉荀彧_荀彧,荀攸,贾诩,程昱,郭嘉_荀彧 荀攸 贾诩 郭嘉

很快,在不远处有一个脆的“爆裂声”,竹壳的声音被踩踏并破裂。贾旭没有时间笑,但他又做了一个“流行乐”。

“兄弟,我输了!”郭佳从竹子后面赤脚咧开了嘴,拿着竹笋,前面沾了一块泥。

Jia Xu看着他,转过身去,没有训斥他就走进了房子。其他人的腿很长,而郭佳基本上跟随他走路和跑步。

“好吧,你知道你为什么输了吗?”

“我没有注意地形,但是被我的前辈埋伏。”

“这个。”

“那第二个是什么?兄弟教我。”

Jia Xu笑了起来,指着手中的竹笋:“士兵们非常快。如何用所有这些东西与敌人打交道?最好放弃它—”

“是的!哥哥也喜欢笋汤!”郭佳点了点头,但是握着笋的手臂根本没有放松。

“士兵们非常快,最好扔掉重型装备以使敌人陷入混乱。郭佳记得!”

三个

郭佳喜欢在竹林里踢球,而且喜欢赤脚踢球鸭脖娱乐官网 ,所以每次回来时,他都会抱怨自己的脚发痒和疼痛,因为竹笋的壳里扎着许多细毛。脚。放入这些内容既需要眼睛,也要有耐心。贾旭和郭佳自然认为这是X羽的作品。夏天的傍晚,郭家万累了,他习惯性地躺在迅羽的垫子上,大喊:“兄弟,兄弟,我的脚很痛”,然后迅羽才知道自己的脚被卡住了多少。竹壳睡着了。

这种坏习惯一直被禁止,并且从未改变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Xu Yu终于意识到这个家伙是故意的。

“二哥的床闻起来好香!”当被问到为什么时,郭佳坦白了。

迅宇不能笑或哭。

郭佳第一次来到水井大厦的冬天,寻玉家门外的白梅花开满了树木。孩子只关心乐趣,不在乎care瑜是否心疼。他把开满鲜花的树枝折叠成两束,然后把它们全都放在贾旭的头上,贾旭躺在头上,流着口水睡着了。贾旭半睡半醒,觉得有些东西在戳他的头。当他睁开眼睛时,他看到郭佳洋洋得意地对自己微笑,迅宇无奈地摇了摇头。他举起手,发现他的bun头已经变成了糖葫芦的稻草把,密密麻麻地装满了小木棍,他掏出一个bun头一看,但那是盛开的梅花树枝。

于是,他一个接一个地拔出了那些树枝,并微笑着将它们还给了郭佳:“兄弟,尽管这朵花很好,但是你还是把它寄给了错误的人。你应该把它交给你的第二个哥哥。

“好吧!”郭佳尽快说了。他立即从树枝上摘下所有的梅花,然后将它们放在迅羽的枕头上。

X宇毕竟没有摘下梅花。

四个

嘉旭离开水井府的那一天,郭嘉正从病中康复,而迅宇独自带领这匹马将他遣送出去。当时,迅宇还为他的离开定了日期欧冠投注 ,正如预期的那样,他们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见面。

两个人悠闲地散步聊天。从世界的兴衰到尚未在水井大厦中出现的少数大三学生,他们都没有提及他们未来的主人。刚走到马路前叉时,贾旭在马背上检查了一下书包,对迅宇说:“二哥火凤燎原郭嘉荀彧,请回来。不要让它过去。”

迅宇点点头,转过身骑上马。但是贾旭突然走了两步,握住holding绳的手放下了手。

“第二兄弟。”他在帽子的阴影下看着迅宇,他的眼睛依旧像以前一样明亮,但没有开玩笑的表情,他极为庄重。

“这句话也是为郭佳说的。”他一个字一个个地讲。

“道路不同,友谊在那里。”

五个

X瑜没想到的是,“路是不同的,友谊在那里”这句话仍然在他耳边回响,但是他很生气,以至于两个人不想出去见人。如果考虑将事情联系起来,郭佳出去投票选举曹,而贾旭将无法摆脱这种关系。难怪他一开始就走得这么简单,就已经埋伏了。

先失调然后治愈。

土一城,降到十个城市。

这两位大三学生没有让他担心在水井府的时候,尤其是最喜欢反对老师的贾旭。郭家碧只会比贾旭更糟,但他并不总是像贾旭那样充满斗志。

现在他们都出山了,看来这只会让他更加担心。他好一阵子没见面,一出现他就措手不及。

荀彧 荀攸 贾诩 郭嘉_火凤燎原郭嘉荀彧_荀彧,荀攸,贾诩,程昱,郭嘉

但是,迅宇当时不知道。当贾旭带着尸体爬到塔上,看到郭佳时,他们谈论的第一个话题就是他。

“第二兄弟的贡献。”郭佳看到贾旭看着他的竹制长袍,笑了起来。 “上次我穿新衣服时我病得很重,所以第二个兄弟从裁缝那里为我订购了这条衣服,说我下山后就可以穿了。”

“哦。还不错。现在,如果您躲在竹林中,我将找不到它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”。

“寻Yu的处境如何?”

“如果您闭门造车,您将看不到任何人。”

“这个打击对他来说实在太大,但是...他不是一个容易放弃的人。”

“四岁,”贾旭突然说,“你还记得我第一次来水井大厦的冬天,那时候我正在睡觉,头上放着梅花吗?”

“我当然记得。”郭家道“兄弟,我知道你想说什么。人性是黑暗的,世界是黑暗的……现在是最寒冷的时候。”

“好吧。但是,只要我想到第二个孩子,我就会感觉到冰融化雪融化的日子终于来临。”

“ ...所以,生活更好!”郭佳微笑着叹了口气。 “你告诉我,兄弟,我真的很想活到那天!”

六个

活到那天。看到冰雪融化,黑暗之后的光芒终于唤醒了幸福。

但是,贾旭确实在竹林里找不到他要找的人。

他站在那条小路上,结识了他。听到仆人的声音,他再次向前走去。

迅宇在书房里等着他。贾旭一进门,便闻到了淡淡的李子香气。他以为这是屋子里的梅花,但他环顾四周,却没有看到花。

荀彧,荀攸,贾诩,程昱,郭嘉_荀彧 荀攸 贾诩 郭嘉_火凤燎原郭嘉荀彧

“第二个兄弟真的是个怀旧的人。”

他记得,当他和郭佳第一次来这里时火凤燎原郭嘉荀彧,郭佳站在窗前,嘴角微笑着,看着X宅大院里熟悉的风景,手指慢慢地穿过梅花的短枝。树枝上只有几根白色的骨头,但是窗外的大多数树已经打开了。

“多年以来,这一直是一种习惯。种其他东西令人不悦。”当时,X瑜伸出手去测试一下酒壶的温度,他回答说几乎一样,于是就把它捡了起来。倒三杯。

贾旭叹了口气。

“第三个孩子?”迅宇凝视着窗户,沉默了片刻。

“ ...我跟随主爵已有多年了现金牛牛 ,现在回想起来,水井府的那段日子最怀旧。”

Jia Xu转过头,惊讶地看着他:“这不像你说的。”

“我是一个怀旧的人。最老的是那个。”

“的确如此。你真是个这样的人,但你不会这么说。”

X瑜想了一会儿,有点苦恼的笑了起来,示意他坐下:“文河,你想得太多了,让我们喝吧。”

贾旭又一次大吃一惊:“这不像你说的!”

Xun Yu没有回答,只是伸出手来测试水罐的温度,觉得几乎一样,于是他捡起杯子,装满了三个杯子。

两个人随便喝酒聊天。从世界的兴衰到数千英里的决定性胜利,低年级学生没有一个人提到他们的共同主人。后来,他们谈论了关渡。 Yu羽似乎有点醉,拿起杯子,慢慢放下,笑着摇了摇头,说道:“回到许昌后,华医生刚走了,我收到了第四封信。”

“哦?”

“除非精神病很重要,否则他只要心情愉快就不会打扰给我写信。但是……那时他病了,他给我写了一封信。”

“ ...他怎么说?”

荀彧 荀攸 贾诩 郭嘉_火凤燎原郭嘉荀彧_荀彧,荀攸,贾诩,程昱,郭嘉

“我什么也没说,只是为了让我感到轻松。从头到尾,我只写了少于三行文字。”

“嘿……”贾旭也摇了摇头,也有点喝醉了。

两个人安静了一会儿,迅宇又说:“ ...文和,我永远记得你说的话。道路不同,友谊在那里。但是...大哥与毕竟我们。”

“你是对的。”佳绪沉重地点了点头天津快3 ,又给自己倒了杯酒。 “ ...毕竟不一样。”

七个

此后,天气逐渐回暖。当贾旭再次来到X府时,外面没有雪了。但是这种元素的饱满使他似乎回到了冬天的中旬,整个身体都变得非常冷。

X家的仆人仍邀请他去书房,然后拿出一个长而扁平的木箱。

“ X大师说,这是给你的。这是他一生中未完成的话。”

Jia Xu接过它,然后慢慢打开。盒子里没有竹简,只有一根绿色的松树枝。

“ ... X大师...他还说了什么?”

仆人退后一步,庄严地给了他一个深思。

“ ...勋大师也说,祝您长寿,有一个安全的结局。”

贾旭凝视着松树很长一段时间,直到他的眼睛略微疼痛。他关上箱子,走出屋子,无视仆人,走了一步,就沿着小路一步步走到了院子的中央。

梅花的香味飘散了。找不到在竹林里赤脚的孩子。他独自一人站着,手指紧紧握在盒子上,感到沉重的友谊和同样的疲惫,压着他的肩膀和胸部,使他喘不过气来。

但是,他尽可能地伸直了腰,向前迈了一步,然后向前走。

—结束—

插入书签

老王
地址:深圳市福田区国际电子商务产业园科技楼603-604
电话:0755-83586660、0755-83583158 传真:0755-81780330
邮箱:info@qbt8.com
地址:深圳市福田区国际电子商务产业园科技楼603-604
电话:0755-83174789 传真:0755-83170936
邮箱:info@qbt8.com
地址:天河区棠安路288号天盈建博汇创意园2楼2082
电话:020-82071951、020-82070761 传真:020-82071976
邮箱:info@qbt8.com
地址:重庆南岸区上海城嘉德中心二号1001
电话:023-62625616、023-62625617 传真:023-62625618
邮箱:info@qbt8.com
地址:贵阳市金阳新区国家高新技术开发区国家数字内容产业园5楼A区508
电话:0851-84114330、0851-84114080 传真:0851-84113779
邮箱:info@qbt8.com